數據價值化是數字經濟發展的關鍵

 在數字經濟時代,數據成為新的關鍵生產要素。數據正在成為企業經營決策的新驅動、商品服務貿易的新內容、社會全面治理的新手段,帶來了新的價值增值。加快推進數據價值化、發展數據要素市場是數字經濟發展的關鍵。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日前發布的《數據價值化與數據要素市場發展報告》(以下簡稱“報告”)顯示,新一代信息技術的快速發展與普及、全球數據的“井噴式”生產、數據收集存儲和處理成本的大幅下降、機器計算能力的大幅提升,為數據資源化奠定了基礎,全球已初步形成較為完整的數據資源供應鏈。

 數據“井噴式”生產 數據交易穩步發展

 數據價值化是指以數據資源化為起點,經歷數據資產化、數據資本化階段,實現數據價值化的經濟過程。

 當前,全球數據的“井噴式”生產為數據資源化奠定了基礎。國際數據公司(IDC)發布的《數據時代2025》顯示,2025年全球產生的數據將從2018年的33ZB增長到175ZB,相當于每天產生491EB的數據。全球已初步形成較為完整的數據資源供應鏈,數據采集、數據標注、時序數據庫管理、數據存儲、商業智能處理、數據挖掘和分析、數據交換等技術領域迅速成長發展。

 數據資產化是數據通過市場流通交易給使用者或所有者帶來經濟利益的過程,目前全球對數據權屬的確定、數據資產的定價均有一定探索,數據交易初具規模。我國也積極開展數據確權的實踐探索。2019年9月,工信部開通了我國首個數據確權平臺“人民數據資產服務平臺”,主要是對數據的合法合規性進行審核,對數據生產加工服務主體、數據流通過程、數據流通應用規則開展審核及登記認證。北京市籌建北京國際大數據交易所,要求建立以信息充分披露為基礎的數據登記平臺,明晰數據權利取得方式及范圍,建立數據確權工作機制,提供包括數據產品所有權交易、使用權交易、收益權交易在內的數據產品交易服務。

 隨著數據資產化進程的加快和新興技術的不斷融合發展,數據交易呈現穩步發展的態勢。On Audience統計顯示,2017年~2019年全球最大的五個數據市場的交易值增長率均在20%以上,規模最大的美國數據市場交易值在2019年達152.09億美元。中國數據市場發展迅速,交易值增速在全球遙遙領先,2019年達到23.93億美元。

 數據要素市場格局漸明晰 資源體系需繼續完善

 報告指出,隨著數據價值化發展,我國數據要素市場格局逐漸明晰,正在形成包含數據交易主體、數據交易手段、數據交易中介、數據交易監管的“四位一體”市場格局。

 從供給端來看,數據交易主體由政府主導向社會多主體共建發展,即由政府指導類、數據服務商類、大型互聯網企業三類主體共同參與。區塊鏈技術作為數據交易手段被初步運用并逐漸普及。隨著區塊鏈技術的發展與成熟,“區塊鏈﹢數據交易”成為企業的選擇重點。隨著數據交易市場的不斷發展,第三方數據交易平臺的市場定位出現綜合化、服務化趨勢,數據交易中介由單一的居間服務商向數據資源綜合服務商轉型。在數據交易監管方面,目前全國各地已經相繼成立了大數據管理局,監督管理數據交易市場,促進數據資源流通。

 對于數據價值化與數據要素市場發展,報告建議,完善數據要素資源體系,加強數據資源采集匯聚,推進包含數據采集、標注、存儲、傳輸、管理、應用的全生命周期價值管理,構建不同主體的數據采集、共享機制,推動落實不同領域數據標注與管理應用;推動數據高質量匯聚,引導政府部門、公共機構、企業開展數據資源編目工作,建立數據質量管理機制,形成數據質量管理閉環;進行數據要素資源體系標準化建設,完善跨部門、跨行業的數據標準體系,建立多層級數據管理標準。

 構建數據要素市場體系,加快建立數據確權機制,建立數據確權基本框架;加快建立數據定價規則,明確數據定價規則,為數據交易提供價值評估和價格依據;加快建立數據交易市場化機制,研究制定數據流通交易規則,引導培育數據要素交易市場;積極營造便于數據要素流通的市場環境,降低數據領域新技術、新業務和創新型企業的準入門檻。

 壯大數據要素應用體系,推動數據要素全面深度應用,深化數據驅動的全流程應用;開展重點行業應用試點示范,支持農業種植、畜牧、能源、航空航天、建筑、鋼鐵、化工等重點行業企業探索各具特色的數據應用模式。

 建成數據要素安全體系,推動數據安全監管體系建設,明確安全主體責任和防護要求,構建形成覆蓋數據資源全產業鏈的安全監管體系;建立數據市場風險防控體系,建立面向企業的數據安全備案機制,提升數據安全事件應急能力。

 原文地址:數據價值化是數字經濟發展的關鍵-新華網 (xinhuanet.com)

卡通动漫第1页中文字幕_色老头自拍视频网站_久久国产精品免费一区_国产Av不卡一二三区_日本老师学生群体交